林宇和史文勇到| 扎实开展台风防御准备工作| 周鹏三分无效| 滴滴打车夜间什么时候停| ipo公司上市投资产品| 湖南衡阳市撞人| 整容低龄化凤凰| 问题整改与推动工作| 绝地生存奖励| 美网冠军是谁| 市政府党组和市长会议| 郑爽与男友被偶遇| 山竹台风要登陆哪里| 金融知识普及月保险| 在线欧式轮盘

真实的魅力

2018-10-18 16:53:07来源:泰州晚报

  【作者简介】陈社,亦名肖放,泰州海陵人,做过农民、工人、职员、公务员,著有散文集《坦然人生》、杂文集《不如简单》、小说集《井边》、评论集《向平凡致敬》等作品。

  真实的魅力

  □陈社

  收到老领导、老朋友陆建华先生馈赠的大著《汪曾祺与<沙家浜>》,看书名,感到创意很好,肯定能吸引读者,逐页读下去,竟一口气读完了。原来,他不仅写了汪曾祺与《沙家浜》的因缘,还写了汪曾祺的另一些经历、另一些故事;不仅叙述了事,还描绘了人。可谓绵延千里、引人入胜。

  掩卷思之,感受最深的,是真实。因了真实,便有了力量,有了魅力。

  汪曾祺与现代京剧《沙家浜》,是一个抓人眼球的热门话题。长期以来,这个话题因涉及江青,讳莫如深。又因为从沪剧《芦荡火种》到京剧《沙家浜》是一个十分复杂的演变过程,其间包含着社会的、政治的、文化的以及人为的多种因素的纠葛,后来又增加了著作权纷争,要把来龙去脉说清楚,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  作为著名评论家、汪曾祺研究专家、汪曾祺研究会会长,陆建华先生研究汪曾祺三十余年,深入研读了汪曾祺的各类作品、资料,遍览了关于汪曾祺的各种史料、文字。他与汪老直接交往近二十年(至1997年汪老去世),且与其家人、亲友、同事们保持着长期联系,掌握了极为丰富的第一手素材,发表了大量有关汪曾祺及其创作的散文、随笔、论文,主编了《汪曾祺文集》,出版了《汪曾祺传》《汪曾祺的春夏秋冬》《私信中的汪曾祺》等专著,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。在此基础上,他结合近年来文学界、理论界、史学界最新披露的有关“样板戏”的史实和研究成果,以史料为据,用事实说话,写就了这本《汪曾祺与<沙家浜>》,也写活了汪曾祺其人。

  因篇幅限制,本文不叙汪曾祺与《沙家浜》的若干史实,仅举两个系其命运、见其个性的事例,以飨读者。

  1957年,单位领导诚恳地建议汪曾祺提意见,说“我们的工作怎么会十全十美呢?”“你哪怕只提一条意见,一条很小的意见,也表示你对党的感情。”汪曾祺想了又想,怀着感情写了一篇题为《惶恐》的短文,向领导建议:可否吸收一般群众参加单位人事工作,多听听各方面的意见?文章结尾作了如许表白:“我爱我的国家,并且也爱党,否则,我就会坐到树下去抽烟,去看天上的白云。”一年后的一天早上,汪曾祺一进单位门就感到气氛不正常,平素与他相处不错的朋友,见了他不发一言,低头匆匆而过。原来楼梯过道里已贴满了大字报,一个个标题触目惊心:“击退反党分子汪曾祺的猖狂进攻!”“不许汪曾祺污蔑党的领导!”“彻底批判汪曾祺的右派言行!”极度震惊的同时,汪曾祺产生了一种被愚弄、被暗算的感觉,就在昨天下班时,单位一切如常呀!可今天一早就出现了这么多的大字报……经过无数次的批判、检查,结论下来了。定其为一般右派,撤销职务,降三级,下放农村劳动。那天,汪曾祺回到家中,对夫人施松卿说:“定成‘右派’了。”说这话时,汪曾祺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微笑。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。

  1980年7月,北京市文化局召开文艺单位党员负责人会议,主要议题是交流各单位政治思想情况。在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中,北京京剧团老杨同志随意的几句话引起了《北京文学》负责人李清泉的注意。老杨说,他最近读了一位朋友写的小说,一个小和尚和一个农村少女初恋的故事,味道十分迷人。可是读后回头一寻思,又觉得毫无意义。言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李清泉请人找来了那篇题为《受戒》的小说,作者是汪曾祺。他一口气读完了,那味道果然迷人,全篇几乎没有什么故事情节,却极富诗情地展现了20世纪30年代苏北里下河的田园风光,小和尚明海与农家少女小英子的初恋更是被描绘得如诗如画,醉人心田。这样文情并茂的佳作,应该发表!再看看汪曾祺随稿附来的一纸短笺,尤其看到“发表它是要有胆量的”这句话,他不能不再慎重思考一番。最终,李清泉郑重地在《受戒》审稿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,并决定从已定的10月号《小说专号》中抽下一篇,改发《受戒》。后来,汪曾祺在《关于<受戒>》一文中动情地说:“试想一想:不用说十年浩劫,就是‘十七年’,我会写出这样一篇东西么?写出了,会有地方发表么?发表了,会有人没有顾虑地表示他喜欢这篇作品么?都不可能的。”

  如此等等,书中大量的细节生动、形象,使人如临其境,或惊心、或虐心、或会心、或暖心,思绪几多,余缕不绝,足见真实的魅力。